人类饮奶史:自然选择青睐下的饮食文化转向

浏览量:12 次
人类饮奶史:自然选择青睐下的饮食文化转向


科学家已经搞清楚了乳糖耐受的原因。乳糖酶基因和它周围基因的一点小改变,促成了这种现象。大部分英国人和欧洲大陆西北部的人(以及被他们殖民过的地区的人),在乳糖酶基因位置之前的大约1.3万个碱基对处,有一个C 碱基变成了T 碱基。这种基因变异并不罕见,不过这个地方的变异确实起到了关键的作用。遗传学与语言逻辑不同。好比这本书的每一个章节、每一个段落、每一个句子之间都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,表达的观点是连续的、统一的。在这个句子之前1.3万个字处,假如出现了一个错别字,并不会影响你对这本书的理解,我甚至会让你忽略这个错误。但在遗传学中,一个基因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另一个基因,尽管彼此之间相隔了很远,甚至都不在一条染色体上。这样的情况在基因组中相当常见。
在这个例子中,乳糖酶基因之前大约1.3万个碱基对处,正是控制乳糖酶基因活性的区域。这个位置的突变,导致了喝奶人群的出现。研究喝奶人群基因组的这一区域,并将之与世界上其他人类的基因组进行比照,我们就能估计乳糖酶变异的时间大概是在公元前500 年至公元前1000 年。这些特殊的基因型都是自然选择所青睐的变异。
现在,除非它能表现出其他优势(而目前没有真正的证据表明这一点),否则我们很难搞清在没有新鲜奶类供应的地区,乳糖耐受拥有怎样的进化优势。所以我们将它看作一个利用自身行为引发基因变化的经典案例。这是基因和文化的共同进化,只有在能够产奶的动物被驯化,乳品业繁荣的群体中,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能够饮用奶类和能够消化奶类带来的优势似乎很明显:实际上,这是一种很聪明的猜测。能够定期获取营养丰富的食物是原因之一,避免在荒年作物歉收导致挨饿可能是另一个原因。
到距今6,000 年前的新石器时代,奶类已经成为了当时欧洲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在罗马尼亚、土耳其和匈牙利出土的陶瓷碎片中,拥有结成块状的泥类物质。布里斯托尔大学的理查德· 埃弗谢德(Richard Evershed)的团队用气相色谱仪对它们进行了分析。在那个长长的薄壁管中,在氦气等惰性气体之中,样品的成分被分离开来,以不同的速度流动,并被精确地辨认。在这些被埋藏数千年的物质中,存在乳脂的成分。如果这些陶瓷容器没有被用来存储奶类,则不太可能出现这种现象。到公元前5500 年前后,人类已经可以制作奶酪。2012 年,波兰出土了制作现代奶酪所需的滤网和陶瓷滤器,这些古代器具上的物质也被送去进行了研究。当时落后的清洗技术又一次暴露了其上的乳脂。奶酪本身就是一种奇怪的食品,我们愿意吃它就显得更奇怪。它是变质的奶类,可能是人类第一批经过处理的食物,但是将营养丰富的奶类变成固体进行保存,会方便很多。我们之后会发现,罗马人会食用羊奶做成的奶酪,将牛当成负重的动物,而德国人和英国人则喜欢饮用牛奶。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人类饮奶史:自然选择青睐下的饮食文化转向